欢迎书友访问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朝阳初升

作品:偷香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翩然烟雨中

    暴虎冯河,意思是徒手搏虎不借助工具渡河,意指有勇无谋。

    孔圣人的意思,大致就是“那些有勇无谋的莽夫都是瓜皮,老子不想跟这种人一起搞事情。”

    再简单点来说,就是做事要有脑子。

    钱权心上人。

    这三样我都得到了,还跟人拼命不是疯了吗?

    我环顾四周一圈,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我爹死了二爹也死了,欢欢因为救我也险些丧命。乃至于钟天涯整天想让别人起舞的家伙,也因为我曾在死神的刀尖上起舞。

    哪怕就是为了这些人,我也不可能去和宁挽澜拼命。

    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让身边活着的人能够享受荣华富贵,我尼玛才不想当煞笔。

    “牺牲已经太大了,我不想再牺牲任何人。”我轻声感慨,引得众人一片默然。

    她们问我打算怎么办,我叹了口气,说能够和解最好就和解了。

    如果和解不了,我就是忍气吞声也不会跟宁挽澜死磕。

    他在蓉城呼风唤雨就让他呼去吧,老子在金陵不招惹他还不成?

    “不谈这些了。”

    “干杯!”我的话音落下,数只手端着酒杯碰在一起。

    女人们大多都只是随便喝点意思意思,我也没有强行劝她们喝的想法。

    只是钟天涯这个已然是道上第三的高手,被我强行留了下来,哥俩喝到了凌晨一点还没结束。

    钟天涯酒量并不好,毕竟没有喝酒的习惯,被我灌得面红耳赤,神志不清。

    这货都感叹起世事无常了,他说就跟做梦似的,自己什么都没干,就爬到道上排行第三的位置了。

    我听到这里笑不出来了,也叹了口气,沉声道“搞不好过段时间,你就排第二了。”

    钟天涯猛地抬起头,一脸愕然地看向我。

    我苦笑着,没有说话。

    陈龙象有大杀器在手,他和叶无敌总会死一个吧?

    事实上,我的想法并没有错。

    因为在两天过后,我接到了陈湘雨打来的电话。

    一听她的哭腔,我就觉得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陈湘雨告诉我说,他哥陈龙象已经死了。

    陈龙象成功狙击了叶无敌,但没料到他扣扳机的一刻,正好叶无敌蹲下系鞋带。

    我听到这里都惊呆了,心说这得是多大的气运?

    饶是如此,叶无敌也只是堪堪避开第一颗子弹。

    尽管早有准备,但器材狙击步枪的速度和杀伤力不容置疑。饶是叶无敌也只能勉强避开要害,中了第二颗子弹,躲进了掩体后方。

    尽管没有命中要害,但能穿透坦克装甲的子弹是闹着玩的吗?

    晶体防弹衣也全然无用,叶无敌直接被这颗子弹打了个前后对穿的伤口出来。

    然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无敌潜入环境复杂的丛林,和陈龙象展开了猎杀拉锯战。

    进入丛林后视野严重受损,两人便展开了斗智斗勇。

    道上排行第一和第二的高手,在极其恶劣的丛林中开始了求生追杀与逃亡。

    这样的追杀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有余,两个人都没敢停下来稍事休息。

    最终陈龙象根据踪迹找到叶无敌,却不曾想叶无敌是下了狠心,想要干脆杀了他再逃走。

    叶无敌的长枪,陈龙象的唐刀,在丛林中绽放各自璀璨的光芒。

    陈湘雨都不知道这一战的具体经过,只知道她赶到现场的时候,彻底被眼前的局面惊呆了。

    一颗颗巨大的树木被砍得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地面上满是断裂的树枝和铺满一地的落叶。乃至于有岩石都碎裂了,山壁上都是深深的刀痕枪印。

    陈龙象被一柄长枪死死钉在石壁上,嘴边和胸口都满是鲜血。

    他向陈湘雨艰难挤出一个笑容,在弥留之际跟她交代了遗言。

    这个男人苦命半生颠沛半生,最后有不舍和遗憾,也有释然和解脱。

    不舍他的妹妹,也不舍多年未见的母亲。

    而释然,则是终于报了杀父之仇,扼杀掉全华夏道上排行第一的强者!

    陈湘雨抛开堆积的枝叶,便能看到喋血的叶无敌。

    她打开那把黑的大伞,发现伞柄底端有些异样,抽开便是她们陈家已经遗失的东西。

    断情刀。

    陈湘雨想带陈龙象的尸体和两把唐刀回国,说叶无敌在那边有些势力,现在正在千方百计想要找到她做掉。

    我一口答应下来,刚安排好出发的行程准备出发,便被祝云霄告知有人找我。

    竟然是陈龙象这对兄妹的母亲,李牧云。

    她要接自己的女儿回家。

    我们去到这个东南亚小国家之后,她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夜我褪美人皮,再做罗刹。”

    说这话的时候,她白衣缟素。

    在漫天风雨的夜中,杀意凛然。

    没有人能阻挡这尊女罗刹和我联手,直接捣毁一处犯罪势力,将陈湘雨带回国内。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三柄唐刀并放在一起。

    刀鞘上都有刻字。

    相思“媳,老子想你,恨不得马上跟你滚床上去那种想。——陈照云。”

    断情“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李牧云。”

    诀别“红颜易老,刹那芳华。与其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李牧云。”

    一看就感觉女方很高冷很有文学底蕴,而男方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无赖之徒。

    李牧云轻轻摩挲着刀鞘,神恍惚。

    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少往事。

    但都随着流年,雨打风吹去了。

    不为他人知。

    李牧云轻轻拭去眼角泪水,低声向我问道“林飞是吧?你有女朋友吗?”

    我小心翼翼地说道“有。”

    她叹了口气,了陈湘雨的头发“可惜了。”

    我暗自猜度她是不是想让我当女婿,也不敢搭话。

    半晌,她才轻声道“不要像你陈叔叔那样,为了男人的野心,弃她于不顾。”

    我看了眼手上那串收敛,低声道“不会的。”

    我放下手机,腆着脸说道“事实上,我已经在看婚期了。”

    李牧云一阵哑然,随后轻叹道“年轻真好。”

    ······

    农历三月初七,阳历四月十一日。

    宜嫁娶。

    晨曦微光从天际洒落的时候,我叼着根草,穿着新郎服却毫无形象地坐在石阶上。

    因为我和欢欢约好了,要先偷偷跑出来看日出。

    那一抹白的身影,嫁衣如雪。

    欢欢提着裙子,沿着长阶,逆着晨光。

    向我奔来。

    她裙一勾,跌一跤。

    我正起腰,两相抱。

    天边,朝阳初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