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第111章孟川的来头

作品:最强卫生员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菠菜面筋

    夏团长在处理完营长的事情后,突然想到他带过来的合成营副营长孟川,于是说道:“对了,小段,忘记跟你说了。上面让我带来了一个合成营副营长,说是来新兵营蹲点学习,人我已经带来了,交给你们营教导员了。”

    段年听到这话,有点懵,“合成营副营长?就是隔壁军区新建制的合成营吗?他们的人怎么来咱们这里了?”

    “而且我这只是新兵营啊,这些都是新兵,没多少老兵啊。”

    夏团长也不清楚,“嗨,你管那么多干嘛?上级的命令服从就行。”

    段营长连连点头,“是,我服从命令,不过我得问清楚,他对我的新兵营有没有管理权?”

    夏团长看了眼段年,“这是你的新兵营,他只是来蹲点学习的,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现在也摸不清上级是什么意思,个人给你点建议,只要不耽误训练,你可以给孟川一点小权限。”

    段年点点头,“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去见见他,摸摸他的底。”

    夏团长此时说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孟川的嗜好,他是炊事兵出身,所以特别喜欢做菜,一没事就喜欢往厨房里钻,你如果想问清楚他的底,可以在这上面下点功夫。”

    段年不喜欢这么拐弯抹角,我不管你合成营有多厉害,说到底,你只是一个副营长。

    我虽然只是新兵营营长,但却是正儿八经的正营职,况且,你只是在新兵营里蹲点学习,又不是管理新兵营,我怕你什么呢。

    “团长,不用这么麻烦,我这就去找他。”

    孟川此时正在厨房看着火候,营部通讯员突然跑了过来,“孟副营长,我们段营长找你,您赶紧过去一下吧。”

    孟川知道段营长急吼吼的找自己是什么意思,所以并不慌,“同志哥,我这就去找你们营长,不过麻烦你,去卫生所把孟易找过来。”

    孟川的身份在这摆着,通讯员当然没二话,立刻点头说道:“行,我这就去叫人。”

    孟易和罗下士走在回卫生所的路上,罗下士咽了口口水,“孟医生,那个孟副营长做饭真是厉害啊。我就在后厨闻了一会,一开始觉得还好,但是一出食堂门,突然觉得那个汤特别诱人,而且是越回想越诱人,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打开盖子喝两口。”

    孟易笑着看向罗下士,“就算现在回去,你也不敢开盖子吧,炊事班长可在那盯着呢。再说,这汤可是孟副营长做的,你敢喝?”

    罗下士嘿嘿笑了声,“我也就随便想想,况且那个孟副营长不是说了嘛,是做给全体新兵喝的,咱们只要开饭后,抢的快点,肯定能喝上这个汤。”

    说到孟副营长,孟易来了点兴趣,“老罗,我听说你连着三年都干了新兵营,你有见过,别部队的领导来新兵营做饭的吗?”

    罗下士摇摇头,“这还真没有,不过孟副营长给大家做饭,我估计多半也只是为了讨大家的欢心吧。”

    讨欢心?孟易有些不解,“人家一个副营长,用的着讨新兵的欢心?”

    罗下士笑了笑,“很多事情不是用不用的问题。你仔细想想,哪个领导不希望得到爱兵如子的评语?”

    “况且新兵营可是给整个团输送的新鲜血液,各营为了挑到好兵,时常会有不同的营领导来新兵营光顾,送吃送喝的情况并不是没有。”

    孟易有点明白了,正当他想继续说话,营通讯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孟易,快跟我走,领导找你。”

    罗下士见到是营里的通讯员,连忙小声问道:“是营里的哪位领导啊?是教导员吗?”

    通讯员瞟了罗下士一眼,“不该问的别问,回你的卫生所去。孟易,赶紧跟我走。”

    罗下士在通讯员这里吃瘪,并不生气,通讯员可是营领导的小话筒,很多时候营领导的思想动态,他们一清二楚。

    有时候就算是连排长想要搞清楚领导的态度,都会主动去找营通讯员,自己就是卫生所的一个下士卫生员而已,人家能理自己就不错了。

    不过罗下士还是看向孟易,小声说道:“我估计是找你谈军医的事情,毕竟你的军医身份只是夏团长口头宣布的。虽然夏团长的话很管用,可毕竟没有书面通知,再说,最正确的流程也得是营党委向你宣布才行,他们才是管人事调动的。”

    “孟医生,那我提前先恭喜你入职卫生所了,我们可等着你从商店里买些好吃的回来。”

    孟易见到罗下士高兴成这样,也笑道:“行,我豁出去了,等会办完事,我买零食回去。”

    通讯员见到孟易还在墨迹,拉了他一把,“行了,快走吧。”

    夏团长没和段年在一起,段年想问清楚孟川的底细,他是不好在场的。因为段年和孟川是平级,他们之间不管说啥,后面都好解释。

    而自己是团长,论军衔是他们的上级,而孟川又是上头派下来的人,自己如果直接询问孟川,那不就有揣摩上级的心思了吗?

    揣摩领导,这不管放在哪,都不会被喜欢的。

    孟川很快就进入到营长办公室,段年此时也泡了杯茶,递了过去,“我的性格比较直,所以我想问你,你来新兵营是学习什么的?”

    孟川笑了笑,“段营长需要问的这么清楚吗?”

    段年点点头,“这是我的营,我必须问清楚。再说,你来到我的部队,我连你是什么任务都不知道,如果耽误你的任务,那不就不好了。”

    孟川见状也不隐瞒,“其实事情很简单,无非就是挑兵。”

    挑兵?段年眼神一缩,“可你不是我们团的人?你来我们团的新兵营挑什么兵?”

    孟川摆摆手,“这个问题我无法告知你,我已经给你说了我的任务,你就不要在细究下去了。”

    段年听到孟川如此果断的话,不肯放弃追问,继续说道:“你是调到我们团了吗?”

    孟川摇摇头,“不是。”

    那你怎么可能来我们团的新兵营里挑兵?

    就在此时,段年脑海里突然闪现一种非常坏的念头。

    “难不成,我们的部队也要改革了?”

    孟川没有回话,但段年看到孟川的眼神有波动,就知道自己猜的方向对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从别的部队调到我们这来,是想组建新的合成营吧。而合成营里的官兵,大部分应该都是出自于我的新兵营?”

    孟川依旧没有说话,但心里却非常惊讶,“这个段年有点本事啊,大体方向居然能猜出来。”

    段年清楚,如果自己的想法是真的话,那不知道又有多少战友要分别了。

    段年看向孟川,语气平静,“我能问一下,如果师团制改成你们新型的合成旅营制,要多走多少人?”

    这个问题孟川没有瞒段年,直接说了出来,“一个师大概要多走三千人,明年退伍的人数将会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段年听到这话,直接就惊呆了,一个师多走三千人?一个甲种师,满打满算就只有一万人啊。

    一般一个师,每年的退伍量在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明年本该退伍三千人,结果又要在这个基础上,在增加三千人,那岂不是一下要退伍三分之二的人?

    孟川看着段年惊讶的神情,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水,“不要那么惊讶,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退伍六千人,不是还会进来三千新兵嘛。”

    “再说师改旅是大趋势,谁都避免不了,去年我们团改合成营的时候,八个团党委领导,一下就复员了六个,只剩两个降级担任营长教导员,看到朝夕相处的战友离开部队,谁舍得?”

    “但为了优化战斗力,提高战斗力,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就在此时,孟易敲响了办公室大门,大声喊道:“报告。”

    段营长现在心情正烦躁,听到报告声,本能的说出,“在外面等着。”

    不过孟川却说道:“是孟易吧,你先进来。”

    随后对满脸疑惑的段年解释道:“段营长,孟易是我叫来的。”

    孟易听到营长喊出了在外面等着的话,而孟副营长却让自己进去,霎时间陷入两难。

    到底进不进呢?

    不过孟易很快就权衡好了,段营长是自己的营长,是自己的直属领导,他说的话,自己必须得听。

    而孟副营长虽然也是上级,但却不是自己的直属领导,他说的话,自己是可以选择性去听的。

    那自己还是站在门口候着吧。

    孟川见到孟易没进来,朝着段年笑了笑,“段营长,你叫他进来吧。”

    段年知道孟川不是一个简单角色,既然他能来新兵营蹲点挑选新兵,那后面上级组建合成营的时候,营长肯定非他莫属,不然上级废那么大心思让他从新兵营里就跟着新兵干嘛。

    一般来说,团改合成营,那合成营营长怎么说也该是团长的位置才对,就算是团长复员或者升迁了,那也该轮到副团长才对。

    而孟川就仅仅只是一个上尉,哪怕是他的合成营组建出来了,他也顺利升任校官了,那少校军衔也不够看啊。

    团里的一营营长老大哥,军衔都是中校了,如果说,自己所在的团要改合成营的话,一营长降级为合成营副营长了,那军衔也不会降啊。

    那这就不对了啊,不能说你营长是少校军衔,副营长反而是中校军衔了,这说出去还不得被笑掉大牙。

    所以在段年的心里,本能的会觉得,孟川组建的合成营,应该并不是团编制硬压成合成营编制的,而应该是孟川单独组建出来的。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孟川就太厉害了。

    现在部队搞新型军队,只有缩编制,没有开编制的。

    一个团压缩成一个合成营编制,这非常容易,反正又不涉及到番号什么的。只要命令下来了,一个师机关,就可以批准他们缩编。

    但增加一个合成营编制,那就是相当于多了一支部队势力,这起码得军区以上的机关,才能批下来的。

    如果这么说的话,孟川真是不一般啊。

    那孟川想让门外的孟易进来,自己肯定是要给足够他面子才行,于是连忙喊道:“孟易进来吧。”

    孟易听到段营长的话,立刻推门进去,敬礼道:“营长,孟副营长。”

    段年指了下孟川,“是这位孟副营长点名要见你的,孟副营长,你说吧。”

    孟川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来,孟易,你先坐下吧。”

    孟副营长并不是自己的领导,所以对于孟川的命令,孟易必须得先看一眼营长才行,如果营长没有其它的指示,自己才好听孟副营长的。

    很快孟易坐了下来,孟川看向段年,“段营长,我来新兵营之前,听到过孟易的名声,就连军师级别的领导,都知道孟易的医术。”

    “所以我有个小提议,就是让孟易单独带一个医疗小队。我听团卫生队刘队长说过,孟易曾经担任过医疗保障分队的二组长,我看这个很是不错,不如继续这样执行下去。”

    段年听到这话,心里呵呵一声,我说你喊孟易过来干啥,原来是想拉拢孟易,组建自己的班底。

    但你以为孟易有这么好拉?

    就像你说的,军师级别的领导都知道孟易的医术如何,他们都想把孟易带走,你虽然厉害,但在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合成营营长,跟军师级别的领导们抢人才,还是难啊。

    他不愿意看到孟川瞎耽误功夫,提醒了声,“喜欢孟易的领导多了去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孟易的档案已经被调到团卫生队了。你在新兵营想怎么用孟易,我都可以支持你,但新兵训练结束后,你在想用孟易可就难了。”

    孟川当然知道孟易多受欢迎,不然自己费着功夫,非要让孟易来营长办公室干啥。

    “段营长,在新兵营期间能指挥孟易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事,等新兵营结束后再说呗。”

    段年见孟川不听自己的好意,也不打算多说什么,“行吧,你想用就用吧。不过孟易还是一连一排二班的班长,你得尊重他的训练时间,他的二班可是尖子班,我可不允许二班这个尖子班出现任何一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