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第5章 险境初遇

作品:伏诛之七生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图罂

    夜色悄入,铭生殿内依旧灯火通明,殿内正有两人在发愁。

    “墨师兄!我听离萧说,凡生一直不肯开口说话!”坐在那儿一身紫袍的苍何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昨日,我过去看他,他神色木纳,也不同我答话,唉………”

    墨方并没有说话,只是捋着他那花白的胡子,眼眯着沉思,苍何的话有让他回想起师兄救男孩儿回来的情形,想那孩子定是经历了什么,还没缓过来吧!继而道:“师兄闭关前,将他托付给我们,如今无尘已做决断,将他禁足在后山,那孩子难免会发闷,如今他也有五岁了,是该让他学点本事了!”

    苍何听着墨方的话点着头,可又想到无尘冰冷的脸,不禁担心道:“可凡生那…………能否习得?”墨方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而这的确是个问题,凡生的异象至今根源未知,若贸然习得法术会不会反受其害,思来想去,两人还是决定等无尘回来再做定夺。

    “无尘上仙居然收了徒弟。”殿柱后一个娇小的身影蠕动,满脸凶象的咒骂道,“敢抢我的位子,我让你好看!”

    第二日,后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身着紫衫比凡生年长一两岁的男孩儿,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细看模样竟和苍何有几分相似。凡生没有答话,也没有抬头。

    男孩儿瞬间又有几分挫败感,讥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哑巴孩儿!许凡生!”

    凡生依旧不理会,手里捧着一朵紫色的花发呆。

    “你个哑巴,也敢抢我的位置,拜无尘上仙为师!”那男孩儿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看着凡生咒骂道,“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面铜镜,隔着结界,对着发呆的凡生,嘴里一直嘟嘟嚷嚷的念着什么。

    倏尔,一道光晕将结界内的凡生笼罩了起来,再一看,凡生不见了,那男孩儿奸险的笑着说:“只有我可以做无尘上仙的徒弟,习得昆仑阵!”说着便将铜镜收入怀中,匆匆离开!

    凡生在光晕里飞速的旋转,正当他快要晕死过去时,“咚”的一声,光晕瞬间炸开,他“嘭”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慌乱的环顾四周,空无一人,此地像是个山谷,到处都是他没见过的植物,好大的乔木林立在他的周围,他突然感觉手臂有一股刺痛感传入神经,他下意识低头,便看到一只血红色的蜘蛛正在他的手臂上,他急忙狂甩将其抖掉,迅速站了起来,长时间居于后山的他,练就了极强的听力,一阵风吹过,他感觉不妙,急忙向前摸索着走去,心里不断地祈祷找到出口,可四面环林,连辨认方向都很困难。而且他觉得自己有些发晕,可能刚那蜘蛛有毒,所以他必须尽快找到出口。

    一如往日,离萧前往后山给小师弟送饭菜,途中撞见返回的方邵仁,因为师父交代过不能告诉任何人后山有人,所以他急忙躲藏了起来,待其走后才出来,看着方师弟一脸得意的样子,离萧心里不禁打了个咯噔,然后转身向着后山走去。到了结界,他掏出“云令”对着结界一照,那结界便出现了一个缺口,他快速的走了进去,结界便又再次合上,他走近,却没见那个孤单的小身影。

    “凡生?”离萧轻声的唤道,“凡生,离师兄给你送好吃的了,快出来吧!”说着他便一如既往的开始在石桌上摆放饭菜,可还是无人应答,离萧疑惑的抬眼环顾四周,突然想到刚刚遇见的方师弟,大叫不好!拔腿就往铭生殿跑。

    “师父——”离萧狂奔着闯入铭生殿,正巧墨方也在,不禁给了个白眼,但离萧顾不上解释了,看到苍何直奔主题。

    “师父,凡——生他——”离萧喘着粗气,指手画脚道,“凡生不见了!”

    “什么?”苍何还没来得及反应,墨方已经跳了起来,一把抓住离萧的衣襟,质问道,“什么时候?怎么不见的?快说!”

    离萧被墨方的举动着实下了一跳!苍何急忙拉开墨方道:“墨师兄莫急!听离萧说,别吓到他!”说着苍何看向离萧道,“离萧究竟是怎样?”

    离萧深吸一口气,才缓缓道:“刚我去送饭菜,路上撞见了方师弟,后我前往后山就发现凡生不见了!”

    “方邵仁?他是如何知道后山有人的?”墨方暴跳如雷,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苍何的衣襟就吼道,“苍何!凡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为你是问!”

    苍何正要安抚,一个弟子闯入,急匆匆的说道:“师父!藏宝阁的昆仑镜不见了!”

    “什么?是何人如此大胆?”苍何厉声质问道。

    “看守阁楼的弟子说,方师弟说师父要用,带走了!”那个弟子怯怯的回答道。

    “方邵仁!给我把他带过来!速去!”

    “是!”说着那弟子急忙转身跑了出去。

    “墨师兄!莫急,带邵仁来了,我定询问清楚!”苍何赶忙宽慰着已经火冒三丈的墨方。

    “师父!要不要通知无尘上仙啊?”离萧深知凡生是无尘上仙唯一的徒弟,如今凡生失踪,无尘上仙怕是要生气了。

    “不可!”墨方立刻打断,“无尘走时特地交代过,要看好他,不得让其踏出后山半步,否则杀之!”墨方紧锁着眉头,一改往常嬉皮笑脸的模样,继而道,“若让无尘得知,凡生必死无疑!”

    听到墨师叔的一番话,离萧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曾听师父说过,无尘上仙乃是天下第一无情之人,从不顾及,可凡生失踪,无尘上仙会不知吗?离萧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爹爹!”话语间身着紫衫的方邵仁走了进来,嬉笑道,“爹爹找我,是想仁儿了?”

    “孽障,跪下!”苍何一厉眼吼道,“快将宝物拿出来!”

    方邵仁被吓了一跳,反应间又装作不知道,反问道,“什么宝物啊?仁儿不知!”

    弹指间,苍何一个飞身站立在了方邵仁的面前,一把将其揪起,厉声道:“我念你年幼无知,快将昆仑镜与你许师弟交出来!”方邵仁正准备回击,“扑咚”一声昆仑镜从他的怀中掉了出来,苍何一伸手,将其接在了掌中,他将方邵仁放下手机质问道,“你许师弟在哪儿?”

    方邵仁一脸愤怒的冷声道:“不知道!”

    “你!”苍何一气之下一掌击在他的肩膀,他瞬间飞出几米,坐在了地上,方邵仁气急败坏的吼道:“昆仑镜遁穿,我怎么知道他遁到了哪儿!”

    “什么?”墨方一听遁穿了,更气不打一处,“你个小王八蛋,居然下次毒手,今天我——”说着墨方就要打他,却被苍何拦下。

    “墨师兄,救人要紧,现在必须先找到凡生人在何处!”

    “对啊,墨师叔,说不定凡生现正处险境了!”离萧也担心道。

    一经斟酌,墨方决定先找人,可这昆仑镜乃是至圣法宝,其遁穿能力强大,如何探寻啊!墨方和苍何一时没了办法,记得焦头烂额,而方邵仁却在偷偷的笑。

    “师父!这个可有用?”离萧忽从怀中掏出无尘上仙给他打开后山结界用的“云令”,墨方与苍何两人一对视:“现在只有试试了!”

    这“云令”可打开世间所有的结界,应该也能穿透这昆仑镜界吧!两人同时施法将那“云令”附于昆仑镜前,试着击穿境界,追寻凡生踪迹!离萧在一旁捏了把冷汗,方邵仁看着渐渐出现变化的昆仑镜,心中怨念又蠢蠢欲动!

    而处在兽林的凡生不断摸索着前进,可就是找不到出口,毒越来越浓,他已经开始看不见眼前的路了,突然腿一软,扑通一声他倒在了地上。

    恍惚间他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闪过,之后便没了意识。

    一个正在采集药材的女孩儿恰巧看到突然晕倒在地的凡生,急忙跑近,地上的凡生双唇呈紫黑色,眼眶发黑,女孩儿眼尖看到了他手背的伤口,不禁心觉不妙,他中了血蜘蛛的毒,女孩儿猛的附上伤口,猛吸,将毒吸了出来,年仅五岁的她已有了不简单的医术,吸出毒后,她快速的从背篓中找寻解药,将其碾碎,又从袖中抽出母亲为她绣的手帕,将药敷在凡生的伤口处,又用手帕小心的包裹住。然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一切完毕后,她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看着凡生还昏迷不醒,女孩儿就坐在他身旁守着他,一直盯着他看,突然女孩儿看到他腰间的石雕,她好奇的伸手翻来看了看,上面刻着“凡生”二字,一向冰雪聪明的她不难猜到,这是他的名字,不自觉的笑了,突然凡生扭动了一下身子,女孩儿被吓了一跳,然后急忙查看,凡生缓缓睁开了眼睛,嘴唇的颜色也变浅了,女孩儿才放下了心。

    凡生一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竟是一个身着紫色罗纱裙,一双桃眼甚是有神,粉红的脸颊像是后山中含苞待放的花朵,樱红的小嘴镶嵌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美极的小姑娘,凡生呆呆的看着她。

    “你叫凡生?”女孩儿看凡生傻愣愣的,笑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那女孩儿的声音像黄莺一般悦耳,凡生没有回答,只是迟迟的看着她。

    “我叫昆花凌,你中了血蜘蛛的毒,是我救了你噢!”女孩儿站起身来,得意的笑道。凡生依旧没有答话。

    “你是不会说话吗?”女孩儿突然发问,凡生的内心突然被击道,猛的站起身,冷声道:“不是!”

    话落就转身要走,女孩儿听出了他话中的不愉快,急忙追上去,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凡生没有理她,依旧径直走,突然,他听到后面走动静,猛的回头便看到从远处飞速冲来的猛兽,凡生大叫:“小心!”一把将女孩儿拉开,两人跌坐在了地上,那猛兽扑了空,转身瞪着那猩红的眼睛盯着他们,嘴里两颗有一尺长的獠牙,锋利如箭,凡生与女孩儿因害怕,紧紧的抓着彼此的手,眼盯着那如饥似渴的猛兽。

    突然那猛兽又扑了上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手臂去挡,刹那间,凡生感觉到项间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与此同时,女孩儿也感觉到腰间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咔”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像怀中看去,只见一块白玉横在两人之间,一道刺眼的白光从玉中射出,将两人笼罩,那猛兽竟被击出数十米之外!只一瞬,那光便又消失不见了,凡生细看,女孩儿腰间的半块白玉,竟同自己的一样,女孩儿也发现了这个细节,惊喜的叫到:“你的残玉和我竟是一对哎!刚是玉合了对吗?”

    凡生没有回答,只是不住的看着她,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女孩儿便紧追着他,“我们做朋友吧,你看好好我救了你,现在你又救了我,我们还有一样的宝贝…………”

    女孩儿不停地说着,突然一道白影闪过,女孩儿惊觉,大叫一声,凡生急忙转身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