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九章:众所周知,游戏里最BUG的都是拐(上)

作品:伪魔王的圣光修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九重流云

    “木槿没事吧?”

    “没事,掉了几根羽毛。”

    “哦,伊洛呢?”

    林桑白拍打着粘在身上的泥土,回身拉起正心疼地抚摸自己掉了好多羽毛的翅膀的木槿。

    木槿站起来,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然后有点尴尬地对林桑白说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

    说着,她让开了身子,露出地上已经两眼翻白晕了过去的小姑娘“被吹飞之前她躲在我身后来着……”

    木槿绝对不是那种纤瘦的好像风一吹就能倒的女子,但怎么说连上铠甲也有一百多的体重横着砸下去也不是开玩笑的。

    “……”伊洛有点惨啊。

    “不过也好,免得她受到打击过大。”

    林桑白像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俯身到伊洛身边,动作轻柔地……收好地上散落的羽毛,“我觉得过不了多久家里就能添一个天使绒的枕头。”

    作为原材料生产商,木槿小姐心态稳定。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原大天使长早已习惯了林桑白和李半夏的各种脱线举动,现在的她甚至可以做到在每天例行梳理翅膀时主动收好自然掉下的羽毛攒起来……

    “先把伊洛安置好吧,伊菡她……”

    林桑白刚开口,结果话还没说完,远方又传来一声轰鸣,接着一个穿着黑袍的身影旋转着从两人面前飞过,在地上跟打水漂的石子儿似的翻滚又摩擦,站在旁边光看着都觉得疼。

    不过这样的打击似乎并没有对那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林桑白跟木槿并肩站在一起伸长脖子看向不远处那个终于停下的人在厚厚的土层下活力万千地一拱一拱好半天才终于拱了出来。

    “不是说好到了这个份上的伊菡应该已经没什么力量了吗?你们骗我……”

    嘴里嘟嘟哝哝的,是个女生,声音还蛮好听。

    “那什么。”

    看着对方站起来后也不管别的,就在那儿一个劲儿低声抱怨,一口一个卖队友什么的,林桑白跟木槿尴尬地对视一眼,不由得出声喊道“你哪位?”

    “噫——!”

    对方好像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宛如一只受到惊吓的野猫蹦出去四五米远,面对这边曲起双臂警惕无比“你们是伊菡刚找到的同伴是吧我知道的,你们这两个家伙很奇怪,好像是从异世界过来的,气息都非常不对劲。”

    林桑白抬起手,不解地问道“我看你们也不像神经病啊,怎么天天想着毁灭世界?毁灭世界了你们自己也就凉凉了吧?”

    “哈,不是疯子?”

    没想到对方听见林桑白的话之后突然仰天一笑,当她重新低头的时候身子也随之弓起。

    像一匹身子矫健的猎豹。

    一股危机感从林桑白心头浮起,他视野中那个兜着黑袍的女人突然消失。

    咚——!!

    林桑白只来得及抬起双手,一只套着拳套的拳头便出现在他原本所在的地方。

    林桑白本人则是直接被横着击飞出去数米之远,一口淤血便从他口中呕出。

    这家伙果然是个疯子!他狠狠一咬牙。

    “忘了自我介绍——哦好危险~”

    女人咧开嘴笑着,顺便躲开从身旁木槿刺来的雷枪“我的名字叫莲,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我是近身战最强。”

    明明看都没往旁边看,她却宛如闲庭信步般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木槿一次又一次攻击。说完,她接着木槿又一次刺击直接下腰躲避,同时顺势一脚向上撩起,直接踢中木槿把她踢飞开来。

    “而且我们可是轮回了整整九千年,为什么你会觉得生存会是我们的追求?”

    当莲再次起身时,她的兜帽早已脱落,这是个有着一头热烈的红色短发,脸上带着侵略性极强笑容的女人。

    “我们一直都追求着毁灭。”

    澎湃的力量从莲的体内涌出,那仿佛也一同轮回了整整九千年的力量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几乎让林桑白跟木槿喘不过气来。这时候他才明白之前由于伊洛那丢人的表现,自己等人对于所谓七贤者的实力预估有多大的误差。

    喵的伊洛你一定是敌人派来的逗比吧?为什么别的贤者战斗力是奥特曼,你丫的就是个奥特曼手办啊?!!!

    林桑白,心态炸裂。

    “我有个问题。”

    木槿摸了摸自己被踢得剧痛的下巴,扇着翅膀问道“明明伊洛也是你们所谓的七贤者或者说堕落之人之一,她为什么好像一点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而且她也没你们这么强?”

    说着,她还往旁边伊洛躺着的地方看了一眼。

    喵的她仿佛亦无所觉地躺在地上,还像是做了吃到了什么美食的美梦一样,满嘴胡话舔嘴唇流口水……

    莲也看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她原本就是我们七个里最弱的,到最后她更是因为被救世主感化而直接磨灭了神志,哦不对,应该说是把自己濒临崩溃的神志藏到了灵魂深处醒都不愿意醒过来,哼,丢人。”

    虽然对于她的行为我深表感叹,但对丢人这个词我表示并不反对。

    林桑白看着那个呼呼大睡的小姑娘,自己都想上去给丫一巴掌。

    “你们是打不过我的。”

    莲看着林桑白跟木槿,下定论般说道“积累了九千年的怨恨,轮回了九千年的力量,锻炼了九千年的经验,无论你们怎样挣扎都不可能会是我的对手。”

    “这个,不打一打怎么会知道?”

    林桑白魔化后妖异的面孔没有露出丝毫想要退却的表情“如果世界上一切都能这么直接比较的话,那还打什么?直接拿账面数字出来一比不就行了?”

    木槿点点头跟上“当初欧洲拥有第一陆军的髮国还不是两个月不到就被打崩投降了。”

    “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在髮国投降前占领巴黎。”林桑白邪魅一笑。

    莲的额头上青筋直蹦“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既然是异世界的人就给我乖乖滚回去不要在这边搅风搅雨!!”

    轰——!!!

    巨大的爆裂声响起,不过并不是这一边发出来的,而是……

    咚咚咚咚咚——!

    五个可怜兮兮的声音从远处飞来,宛如胡萝卜一样一个个以倒栽葱的姿势横插进了地里,姿势无比凄惨。

    “不乖的孩子,需要教育呢。”

    伊菡温柔的声音响起。

    林桑白发现自己有点腿软。

    再一看,莲也是!

    。